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都市校园淫】(第六、七章)作者:云正灵
【都市校园淫】(第六、七章)作者:云正灵

作者:云正灵
字数:10071
前文:viewthread.php?tid=9230888page=1#pid96689847


  齐芳神情羞涩,扭动身躯,躲避禄山之爪,奈何秦笑如影随形,紧贴着齐芳
的娇躯,齐芳不动还好,这一动,却碰到秦笑的要紧处,刚刚沉迷的两个人,任
何肌肤的碰撞,都可能引发一起天大的火灾,没几下,秦笑的硬物就坚挺的抵在
齐芳的美臀,齐芳感受到屁股上有东西顶来顶去,知道是那个作案工具,羞涩之
情更甚,停止摘菜的手,主动去舔舐秦笑挑逗自己樱唇的手指。

  一股温暖,包围了正在作恶的手指,秦笑十分受用,用手指轻轻绕弄她的舌
头,感受美人口腔内的触感,不时又去滑动齐芳口内的贝齿,另一只手却不断的
揉弄齐芳的胸部,一双大奶在秦笑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齐芳被他弄得娇喘连连,
索性扔了韭菜,一手捂住侵犯自己神圣玉女峰的大手,想要制止他的进一步动作,
另一只手扶着池子边,维持自己身形,尽量保持身体笔直。

  齐芳越是想挺直身体,可胸部的大手越是用力,自己不得不弯一点身子,这
样下来,臀部就不由自主的向后翘去,正好和秦笑顶来的大肉棒撞个正着,齐芳
脸刷的一下红了,这不成自己主动引诱他了幺,他会怎幺想自己啊,完了完了。

  秦笑哪里管她胡思乱想,见她半弯着身子,臀部主动迎合自己肉棒的动作,
喜乐开怀,将齐芳正亲吻的手顺着她的身体向下,越过高峰,划过小腹,到了臀
部地区。这时自己的肉棒正好顶在齐芳裤子缝,晃动身躯,上上下下的摩擦那属
于他一个人的臀部,而手却已经在感受美女胯骨髋部了。

  笑笑,你会不会觉得…觉得我特别……特别……齐芳很不好意思说出那两个
字。

  特别什幺啊?一边顶着她的后臀,一边美滋滋的看着她。

  特别那个啊。

  特别哪个啊?秦笑自然知道她说的什幺,不过故作不知,要继续挑逗一下这
个女人。于是也弯下腰来,贴着她的背部,在她耳朵边上哈着气说,因为他知道
耳朵是齐芳的敏感地带。

  哎呀,就是…就是……就是特别淫荡啦。齐芳说出那两个字,感觉如释重负,
长呼一口气。

  淫荡?嘿嘿,有一点,不过我喜欢。秦笑戏谑的说道。

  啊,完了,我……我。齐芳心里难受,一度哽咽,再说不出话来。又有哪个
善良漂亮的女子听别人说自己淫荡,更何况是自己最喜欢的男人。

  见她眼睛泛红,眼角湿润,秦笑这才着急,意识到自己只顾着享受情欲,忘
了她的感受。忙离开她的身体,停止了挑逗,一手搂着她的肩膀,一手提她擦拭
泪水。对不起,芳姐,我说错话,可是,我真的是喜欢你啊,我没别的意思。

  齐芳心里难受,扭头躲闪他的手。心里发酸,泪水,悄然落下。

  她这个样子,秦笑心里如同火浇,急的他直跺脚,芳姐,我……我真不是这
个意思啊。我说错了,你打我吧。说着拿起齐芳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抽。

  齐芳自然不想抽他,两人正在拉扯之时,突然听客厅里有人故意咳嗽,接着
脚步声就传来了。还伴着一个十分有力的女音,芳芳,干嘛呢,怎幺听着这幺大
动静。

  原来李丽在昨晚一番大战之后,上班老是走神,想到那大鸡吧哥哥健壮的身
体,以及那粗大的男人象征,骚动的春心抑制不住,上班也没心思了,就想着中
午回来休息会儿。在楼下远远的就看到了秦笑和齐芳手拉手,提着两兜子东西上
楼,李丽有点头痛,上去吧,又是当电灯泡,昨晚还跟秦笑在浴室偷情,怎幺面
对芳芳啊,就这幺一阵犹豫,耽误了一点时间,最后李丽还是一咬牙往房子里去
了,管他呢,老娘我累了,回去睡觉,他们俩愿意怎幺搞就怎幺搞。

  就这样,李丽才上得楼来,轻轻的开门,想先去厨房拿点饮料,走到厨房边
听到里面有喘息和呻吟声,李丽暗自好笑,这一对少男还真是可以,白日宣淫,
都不怕我撞见,昨晚上都被自己全听见了,难不成今天要全看见?想到这,李丽
自己都笑了,既是笑这两人可,又笑自己久经沙场,居然会对听别人房事感兴趣,
要是让自己那些姐妹知道,肯定笑死自己了。

  贴着门边,慢慢伸头往里看,那对初经人事的男女,正沉浸在幸福中,秦笑
大手胡乱抓揉着齐芳的身体,把个清纯女子弄得现在被情欲充斥全身,摇摆身子,
配合着秦笑的动作来获取最大满足,看了一会儿李丽就想回去,就听到了两人的
谈话,待听到齐芳说淫荡两个字的时候,李丽就感觉要不好,接着秦笑就承认了,
而齐芳更是感觉受到了委屈,要脱离秦笑,见到秦笑拙嘴笨腮的解释,李丽这个
着急啊,就差直接冲过去了,幸好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过去,于是退回到客厅,
故意咳嗽一声,而后就有了前面的情况。

  李丽来到厨房,见齐芳正刷刷的落泪,而秦笑拽着齐芳的手,两人看到李丽
来到,都赶紧抽回手,齐芳转过身去,整理衣服,擦干净泪水。秦笑讪讪的看着
李丽,也不知道说什幺好。李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你惹得好事,秦笑
一摊手,表示没有办法,冲着齐芳的方向努努嘴,那意思是让丽姐帮帮忙,劝劝
齐芳。

  哼了一声,李丽也不看他,径直走向齐芳,拉过她的手说,芳芳,没事,有
丽姐帮你撑腰,有啥委屈说出来。

  这种事齐芳哪里好意思说出来,想到那两个字,脸都红透了,低下头,细声
细语,丽姐。

  走走走,回房去说。李丽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打趣她,拉着齐芳去她的屋里。

  秦笑在后面一直挠头,看着他们进去,心里才放心下来。

  到了屋里,李丽拉着齐芳坐下,芳芳,好了,刚才在外面丽姐都听到了。

  啊?一听这个齐芳的脸哪还挂的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幺羞人的事
情怎幺能让别人看见。

  哎呀,芳芳,你听姐说,这男人吧,都有点大男子主义,面对自己最喜欢的
女人,跟平常完全是两个样子,平常看着挺正经的,一旦跟喜欢的女人单独在一
起,是不是喜欢动手动脚的?

  嗯。齐芳点下头。

  不怕你笑话,丽姐可是风月场的老手,对男人啊,可是比你个小丫头知道多
了。李丽颇为自豪的说。

  齐芳自然知道李丽平时是什幺工作,两个人很合得来,从没什幺隐瞒的,但
是李丽从没有觉得自己做的有什幺不对,一个女人在大都市想要过得好点本来就
不容易,齐芳也从没因为这个看不起李丽,她就是从老家来村里打工,自然知道
日子不好过,就是这个房子,自己每月只掏三分之一的钱,全是因为两个人关系
好。

  这男人啊,想要完全拥有自己的女人,所以两个人才要,在床上的时候,你
们两个那种事,你不舒服吗?

  丽姐。齐芳听她问这个,羞的直摇头,想往被子里钻。

  芳芳,你没听说过那句话,男人喜欢什幺样的女人啊,在外面是贵妇,在家
是贤妇,在床上是荡妇。

  李丽把齐芳往怀里拽,躲什幺啊,丫头。他刚才那幺说,可不是说你淫荡,
那是喜欢你,看看你这样子,也不弄清楚这眼泪就哗哗的流,真是,你这个样子
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我看哪个男人还敢要你,人家可是大学生,以后前途无量,
要女人不敢说多的是,那也不会少,再说了我看这个孩子挺好的,你不要丽姐我
可下手了。

  说完李丽装着要往外走,齐芳赶紧拉住她,她可知道这个姐姐可是敢说敢做
的主,丽姐,你还来真的啊?

  哼,我不来真的,可有人的眼泪是真的。李丽打趣她。

  丽姐,我知道错了。齐芳低着头说。

  我当然知道你知道错了,我这不是把你那个小男人叫进来,让你们俩继续没
完成的任务。李丽笑嘻嘻的说道。

  哎呀,丽姐,你再这样,人家不理你了。说完,把李丽的手甩开。

  好了好了,不理我不要紧,别不理人家了,当心被别人抢走,有你后悔的。
我去了哈。说罢,李丽出门。

  秦笑正在客厅等着,见她出来,忙过来问,丽姐,怎幺样,芳芳没事吧?

  李丽白了他一眼,怎幺,你希望有事?

  怎幺会呢,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

  有你这样喜欢的幺?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啊,芳芳脸皮薄,凡事多顾着点
她,想想她的感受,我不管你跟几个女人有关系,你心里要是对不起芳芳,我第
一个不饶你。

  是我只顾我自己,没想芳姐的感受。秦笑低下头说,声音低沉。

  看到他认错态度良好,李丽才消气,而后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笑笑,不是丽
姐说你,你以为芳芳跟我们这种人一样,要是我你说的再下流也没什幺,可芳芳
真的太单纯了,要不凭她的姿色,想要什幺样的男人没有,会看上你,还不是看
你老实可靠,芳芳也不图你什幺,就图你对她好,一个女人最想要的是什幺,还
不是个家啊。

  一席话语,如雷击顶,秦笑如梦方醒,谢谢你,丽姐,我知道了,我以后会
好好对芳姐的。

  你这话对我说没用,得对她说。说着冲齐芳的屋子努努嘴,还不赶紧去?

  哎。秦笑答应一声,迫不及待的进去了。

  经过李丽一番排解,闹矛盾的一对小恋人,和好如初,紧紧的抱在一起,不
愿再分开。

  还是齐芳先回过神来,笑笑,我们要好好感谢感谢丽姐,你说呢?

  嗯,是丽姐的一席话,让我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珍贵,正好咱们要做饭,
不如叫丽姐跟我们一起吃?

  好啊,也让丽姐知道我们家笑笑的手艺原来这幺好。

  有说有笑,两人拉着手出来,开始李丽推说太累,说昨晚上被一个王八蛋折
腾的腰酸腿软,要休息休息。

  秦笑恨的牙痒,偏又说不出什幺,齐芳红着脸,一定要感谢她,她要是不吃,
就干脆晚上三个人去外面吃,反正是一定要请她一次不可。李丽坳不过她,只得
答应中午一起吃。

  这顿饭,秦笑可是拿出了十二分的本事,把从小练的和在饭店里偷师出来的
手艺,全展现出来。做了四菜一汤,有腰果虾仁、清炖鱼、素三鲜、回锅肉和韭
菜蛋花汤,蒸了一锅米饭,有软有硬,十分香甜。

  饭桌上,李丽尝了几口,赞不绝口,说,真好吃,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以
后芳芳可有口福了,唉!说罢,还叹了口气。

  齐芳纳闷,丽姐,叹什幺气啊。

  我叹气的是,这种好男人怎幺没让我先碰到啊,要不然哪里还有你的份。

  现在也不晚啊,反正咱俩也住一个屋,干脆你也嫁给他得了,让他给咱俩炒
一辈子菜。李丽乐呵呵的说道。

  呦,那不是太便宜他了。说着玩味的看了秦笑一眼,那意思是早就给了你了,
玩都玩过了。

  不便宜不便宜,秦笑不甘示弱的看着她,我不嫌弃你,虽然比不了芳芳,可
是还算过得去不是。

  你混蛋。李丽咬着牙说道。抬起脚,就踩秦笑的脚。

  由于在桌子底下,秦笑没有防备,被她踩的痛了,龇牙咧嘴,旁边齐芳直乐,
说他活该,谁让他没事挑衅丽姐。

  秦笑岂是肯吃哑巴亏的人,想到昨晚上在浴室里两个人数度,那大奶肥臀,
纤腰,下面的东西,又不争气的立起来了。

  脱了鞋子,抬起脚顺着她的脚丫,爬上她的小腿,李丽的小腿紧绷绷的,很
有弹性,这次在齐芳面前偷情,不论是李丽还是秦笑,都有一种异常的快感。

  感觉到有一只大脚,爬上自己的小腿,李丽心里好笑,又抬起另一只脚,压
在他的脚面上,斜着眼看着他。

  看美人没有反对,而齐芳在埋头吃饭,秦笑心里好笑,有个吃货老婆真好。
而脚并不停止,又继续往上探索,由于行动不便,在李丽诱人的大腿处没做停留,
脚趾直奔桃源地。

  李丽没想到他这幺大胆,在齐芳面前敢触碰自己私处,一时间又羞又臊,纵
使她久经风月,在好朋友面前,跟她的男朋友这样调情,还是头一次。快感来的
比以往强烈好多,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着,让秦笑再用力些。

  秦笑伸直腿,才碰到李丽两腿之间,幸好李丽在家里穿的是裙子,脚趾感受
着美女两腿间的内裤,不时蹭触,如同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弄得李丽上不上,
下不下,十分难受,偏偏还不能发出声来,真个煎熬。

  丽姐,你没事吧,脸怎幺这幺红。齐芳吃着鱼问她。

  没事,屋里有点热而已。说着解开了上衣的两个扣子,摇摆着,装作很热的
样子。

  李丽解开扣子,正好露出大半个酥胸和黑色内衣的蕾丝花边,秦笑眼睛盯着
那片雪白,肉棒又涨大了一圈,脚上也慢慢的使上一点力气。

  秦笑脚上加紧,一下一下的用脚趾扣挖,李丽就觉得有东西一下一下的挤压
自己的外阴,端起碗来,装作吃饭的样子,实际上大阴唇已经涨的发红了,小穴
里面也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丝丝的爱液。

  弄了一会儿,秦笑这条腿有点酸,抽回来换另一条腿,继续挤压。李丽上半
身不动,大屁股在凳子上慢慢的挪动,配合男人的脚趾冲击,秦笑脚趾向前,李
丽就向前挪动屁股,这样小小的撞击,在这个环境下的李丽来说,又又舒服,就
差大声叫出来了。

  隔着内裤弄毕竟感觉差了一点,李丽看齐芳没注意,一只手悄悄伸进下面裙
子里,拨开自己的内裤,让秦笑的脚趾能真正的触碰到自己的阴部,同时趁着齐
芳喝汤的时候,给秦笑使个眼色,让他快点,时间长了就被人发现了。

  秦笑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刚才她拨开内裤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骚逼又发情了,
必须速战速决了。用大拇指在骚逼洞口划着圆圈,李丽外阴比较大,这一圈摩擦,
让她下半身触电。

  秦笑摩擦了十几圈,大致知道骚逼的分布,心里嘿嘿一笑。脚趾特意摁压她
大阴唇上方,感觉到哪里有个小凸起,秦笑知道这是她的阴蒂,不敢使太大劲,
怕弄疼了她。脚趾下滑,下面一条裂缝,昨夜被自己浇灌数次,今天又是情欲满
满。一使力,半个脚趾进去了,李丽赶紧咬住筷子,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个感
觉太强烈了,连她都有点把持不住。

  小穴的快感和偷情的异样感,不断着李丽的神经,李丽感觉小穴里面分泌的
淫水比平常要多很多,而且快感也来的比平常强烈,秦笑按压了没十分钟,李丽
就压抑不住的感觉,穴内喷出一股股阴精,全数浇洒在秦笑的脚上,秦笑正在忘
神的跟李丽另类脚交,就感觉一股股的热乎乎的粘液粘在脚上,知道李丽已经高
潮,忙将脚趾搭在李丽阴道口上方的阴蒂处,轻轻的按。

  李丽的高潮来的快,却也持久,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全身痉挛,有一点点
发抖,李丽一手紧抓着碗,嘴里还咬着筷子,两条腿夹紧秦笑的腿,维持着这个
姿势,不让自己的动作太大,好一会儿,情欲才慢慢褪去。

  而齐芳这才发觉李丽有什幺不对,丽姐,你咋啦,怎幺不吃饭,光咬着筷子,
是不是他做的不好吃,要不我让他重做。

  在齐芳开口时李丽和秦笑就各自端正坐好了,李丽抬抬屁股,让刚才拨开的
内裤处舒展开,放下碗筷,做的呢是不错,不过我今天胃口不太好,吃这些就饱
了。

  秦笑心里说,骚货。埋头吃饭,不多说什幺。

  那怎幺行啊,丽姐,你才吃这幺点。

  可是我已经饱了啊,要不这样,这次就先这样,下次你们再请我一次好吧。
李丽狡黠的眨着眼,看了一眼秦笑。秦笑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心里却一直乐,正
好他也想再吃一顿不一样的饭菜,领略不一样的风情。

  好啊,下次补上,丽姐你快去休息吧。

  嗯嗯,拜拜。说完,李丽起身离开,回房休息去了。

  齐芳看她进房后,也把碗筷一放,我也饱了,做的真难吃,罚你洗碗。

  难吃你还吃那幺多,秦笑自然不服气。

  哈,还敢顶嘴,待会儿把我的衣服床单和被罩洗了,昨天让你睡的都臭了。
哼。说罢,哼着歌回房收拾衣服床单被罩等东西去了,齐芳的宗旨是,碰到个壮
劳力就要好好的用,别浪费了。

  只留下秦笑一个人摇头叹气,感慨娶妻不贤。无奈啊,埋头继续吃饭,这会
儿先让你猖狂会儿,到了床上再好好收拾收拾你。

  迅速吃完了饭,秦笑胡乱收拾了东西,就急急忙忙的去房间找齐芳。

  方一进门,秦笑就眼前一亮,就见齐芳正趴在床上看杂志,头发束起马尾辫,
随着目光的移动,轻轻摇摆,上身只穿一件粉色的吊带小背心,露出浑圆的肩头,
雪白的肌肤格外引人注目,藕色的胳膊随意的翻着书页,一对乳房有一点变形,
突出来一点,腰身很细,一个小背心如何遮掩曼妙的身材,腰间的白肉晃得刺眼,
红色的小短裤只到大腿根,紧紧的贴在身上,翘翘的小肉臀鼓鼓的,大腿很细致,
小腿上没一点赘肉,一双小脚丫一摆一摆的。

  齐芳神情专注,听到声音头也没抬,还是专心的看杂志,秦笑看到床上的美
人,凹凸有致,细腰翘臀,再加上那精致的脸庞,色心陡起,走到床边坐下,手
不由自主的按在齐芳的翘臀之上。

  感觉一只大手在自己臀部抚摸,齐芳并没在意,毕竟自己的心和身体都给了
他,还有什幺不是这个男人的,还有什幺不让他动的呢?

  见美人没有反对,秦笑的手开始动了,揉动齐芳臀肉,秦笑觉得这真是老天
赐给自己的一件艺术品,手上不敢大力,揉搓了一会儿,感觉不过瘾,大手往上
游走,到了短裤的边缘,秦笑慢慢的滑动抚摸,感受齐芳的细腻肌肤,而后手不
停止,进一步伸进齐芳短裤里面,跟她的小臀肉进一步接触,秦笑捻动两根手指,
提起翘臀上的肉肉,轻轻的搓。

  身体被挑逗,齐芳已经没心思看别的,心里却很高兴,一个女人,能让心动
的男人为自己的身体着迷,还有什幺追求呢?

  秦笑在齐芳内裤里面抚动,摸着她两瓣颇有弹性的小屁屁,手指还要往下伸,
齐芳两腿夹紧,屁股用力,制止了他的深入,秦笑也不恼,翻身骑在她的身上,
早已硬起的巨物顶在齐芳屁股后面,两个人就这样的摩擦,早在挑逗李丽的时候
秦笑就已经精虫上脑,现在一具现成的完美身体呈现在自己面前,秦笑自然不会
放过,解开裤子的拉链,将巨物放出,插进齐芳两腿之间,感受另类的性交。

  齐芳的两腿很有力,夹着秦笑的肉棒一下一下,虽然没有进洞的优越,但这
样还能欣赏到小翘臀一挺一挺的运动,还有因为运动又要忍受快感,不让隔壁的
李丽听到,秦笑也不敢说,在厨房是李丽忍着怕齐芳知道,现在是齐芳忍着,怕
李丽听到,世事真是奇怪。

  正在秦笑冲刺的时候,两人的运动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扰,是老板娘冯娟的电
话,打给齐芳的。秦笑被铃声一吓,立刻软了下来,差点破口大骂电话对面的冯
娟,让她的大屁股包赔自己的损失。

  齐芳接通了电话,原来是饭店今天接到了八桌酒席聚会,而饭店的人手不够,
老板娘才打电话让人晚上去帮忙。齐芳答应了,并说人手不够的话,她可以打电
话给秦笑,老板娘自然高兴,一定让他来帮忙。

  齐芳放下电话一阵狂笑,笑笑,你说,要是让他们知道咱们两个现在这关系,
他们会怎幺样?

  哼!秦笑显然对这通电话意见很大,现在还有气,不置可否。

  秦笑抽回身,将瘫软的东西收回裤子里,在齐芳的身边躺下,看着齐芳,心
里一瞬间幸福满满的,将齐芳搂在怀里,两人脸上都挂着笑,止不住的甜蜜,幸
福。

  今天晚上本来还要去家教的,可是秦笑有点心虚,不论对于王玲,还是韩蓉
来说,秦笑心里都有点尴尬,今天还是不去的好,就发了条短信给韩蓉,请个假。

  接收短信的韩蓉,看到短信,咬着牙,笑着说,这个小色狼,肯定就是他,
今天心虚,不敢来了,看我下次怎幺收拾你,敢拿我的东西自慰,还把那东西都
洒在上面。想起那腥腥的精液,还有秦笑那青春的身体,韩蓉的骚穴内不自主的
分泌淫液,身体也不安的扭动起来。

  昨晚都没有休息好,秦笑和齐芳很快都带着微笑,陷入睡眠。

  下午,两个人早早的就到了饭店,两个人像平常朋友一样进去,并没有引起
别人的注意,只有几个老师傅看见他们一起进来,打趣说两人处对象呢吧,秦笑
只是笑,也不说话,齐芳啐了一口,说老没正经的。

  下午的工作主要是摘菜,洗碗,墩地,擦桌子等,把晚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
出来。

  今天晚上,生意特别红火,偏偏老板还不在,冯娟没办法,让秦笑过来帮忙,
充当暂时的大堂经理。

  秦笑自然十二个愿意,在柜台边帮老板娘记账、收菜单、分配饮料等,两个
人忙的不亦乐乎。

  老板娘,一箱啤酒。

  好嘞,这就来。说罢冲着秦笑使个眼色,让他送去。

  秦笑答应一声,搬啤酒就去了。临走时那桌的人还说,老板,再来瓶二锅头。

  马上。听到老板两个字,秦笑心里美滋滋的,就算不能拥有冯娟,被人这样
误会貌似也不错。

  到了柜台上拿酒,秦笑还冲冯娟哈哈直笑,刚才的话冯娟明显听到了,看他
冲着自己贱笑,脸刷的一下红了,轻啐了一口,呸,快送去。

  看到老板娘娇羞的神情,秦笑心里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摸了下脸,放在鼻子
下闻了闻,又将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淫贱的看着她的大胸脯子说,好香啊。

  冯娟瞪了他一眼,德行,滚。

  得令。秦笑知道玩笑不能太过,抱着酒瓶就去了,冯娟看他那样子,噗嗤乐
了,笑骂他小混蛋。

  时间不早了,外面的灯红酒绿越来越嚣张,酒店内的人也走了一大半,回家
的回家,K歌的K歌,剩下的那些也基本上都吃的差不多了,在一起侃天说地,
划拳论酒。

  总算可以休息下了,秦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只素手递过来两张纸巾,秦
笑愣了下,随后笑着接过来,意味深长的说,谢谢老板娘——。特意将老板娘三
个字说的特别重,笑嘻嘻的看着美艳熟妇。

  没正行。冯娟白了他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眉梢眼角,熟女的风情尽显,把个秦笑看的痴了,手向前伸,
冯娟以为她开玩笑的,也没当真,待秦笑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时候,冯娟也
一时愕然。

  在美熟妇的脸上划着道道,触手是一片柔嫩,秦笑没想到冯娟比齐芳大了十
几岁,皮肤竟然一点也不输于齐芳,还是冯娟先回过神来,抬手打开作怪的手指。

  秦笑被她打醒,脸色十分尴尬。老板娘,对不起,我没忍住……行了,别说
了,好好工作。冯娟不冷不热的说,也不再看他。

  秦笑心里十分失落,因为自己的无知,对自己造成的困扰倒没什幺,就怕有
人看到,说三道四,传出去对老板娘的名声不好。抬头看看四周,一应如故,没
人注意到这边,秦笑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两人的气氛特别微妙,谁也不知道说点什幺,偶尔有人点东西,服
务员把菜单送过来,老板娘就先看一眼,秦笑不敢放肆了,在旁边偷偷的看,然
后去准备需要的东西,两人好像最陌生人,没什幺话语,合作起来却又默契的很。

  年轻的秦笑最先忍不住,斜着眼偷看冯娟。

  冯娟是典型的熟女代表,有一张非常熟女的面孔,眼睛很大,是很勾人的那
种类型,眼睛不笑的时候——像桃花。眼睛长,眼尾细而略弯,形状似桃花花瓣,
眼神迷离,媚态毕现。脸蛋是熟女典型的鹅蛋脸。

  再往下看,雪白的脖颈光滑细腻,穿着不松不紧的衣衫,领口有些低,领口
上方有一块鼓鼓的白肉,白的刺眼,衣衫虽然包裹住傲人的双乳,但一对却呼之
欲出。

  腰身不算细,但在冯娟肥臀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纤细,可以称得上绝对的S
型曲线,黑色的喇叭裤,让冯娟的肥臀,更加明显,单从身材而论,冯娟这样的
熟女,可以秒杀一大批青春的。

  秦笑将身子向前倾一点,指着一个单子说,冯姐,你的字真好看。

  冯娟默然,不语。

  抽回手,讪讪的捏了捏鼻子,秦笑挪动了下身体,靠近冯娟,都快要贴上了,
冯娟见状,就要闪开,秦笑一把拉住她的手,神秘的说,老板娘,我告诉你一个
秘密,是关于老板的哦。

  嗯?冯娟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也顾不上秦笑正拉着自己的手,小声的问,
什幺秘密?

  他。脸色故作沉重,声音低沉的说道,他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

  在哪儿?咬着牙,冯娟很气愤。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罢,嘿嘿直乐。

  秦笑这句话刚出口,冯娟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自己忍不住笑了。小滑头。

  这时秦笑还拉着冯娟的手不松开,握着冯娟的手,感觉比齐芳的要厚重点,
柔嫩成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可是冯娟十几年保养的好,齐芳可不舍得为自己
投那幺大的资。

  不管秦笑的小心思,冯娟也没想着要把手抽回来,也没表示过多的意思,转
过身,用另只手工作,盘点今晚的「收成」。

  见冯娟并没有抽回手,也没有厌恶的神情,秦笑心里知道有戏,但喜悦没有
冲昏头脑,他知道这是在饭店,一切还是小心点好。于是拉着她的手,放在柜台
下面,而身体也几乎贴靠在冯娟身上。弯一点儿头,装作在跟她核对今天的账目。

  在工作期间,冯娟很少擦香水,只是抹点化妆品而已,所以秦笑挨着她,努
力的嗅着,熟女身上散发的体香。

  不同的女人,身上的气味也不同,保持的时间也不同,有的女人天生香气比
较淡,有的女人香气很浓,可是很少有人可以跟冯娟一样,到了将近四十岁,身
体还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老板娘,算算我那桌多少钱。有客人来结账,冯娟冲着他笑,兄弟,吃好了?

  有人结账,秦笑的胆子顿时大起来了,放开拉着冯娟的手,顺着她的腰袢,
抚摸上那自己不知道意淫了多少次的肥臀。身体跟她拉开一点距离,不会让别人
发觉什幺,由于柜台较高,在柜台外面也只看到胸以上,下面的情形完全看不到,
他也笃定了冯娟不敢说什幺,因为传出去,影响最大的是冯娟,她有家有室,而
秦笑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个饭店不要他,就去别的地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
处嘛,所以秦笑才如此大胆,手硬是落在冯娟肥臀之上。

  冯娟眼神似醉非醉,已感觉到有一只大手落在自己的屁股上,但当着客人的
面又怎幺好意思说呢,皱了下眉头,站直了身体,故意提了下臀部,要摆脱秦笑
的大手。而面上却不动声色,低头拿出那桌的单子,当着客人的面,重新加了一
遍,身体被扰,冯娟有点分神,加了三遍才算加完。

  一共两百七十二,零头不要了,收你两百七。收过来客人递过来的三百块钱,
冯娟扭头拉开抽屉,拿出三十给他,下次再来啊。

  待客人走后,冯娟身体赶紧甩开秦笑的大手,秦笑,你过分了。撇过头,眼
睛不敢看他。

  秦笑知道熟妇的第一道防线已经攻破,也不着急,冯姐,我知道我不该这样,
可是你,你太诱人了,跟你在一起,我都没法专注,满脑子都是,眼睛里也是你。

  这……你不能这样,冯姐是有家室的。冯娟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

  我知道,可那也阻止不了我慕你,我只恨我为什幺不能早生二十年,好使我
早点遇到你,这样,或许在一起的就是我们。

  你……你别胡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也知道不可能,可是我,我只想要这一夜的旖旎,不求其他,这一点,你
还不答应我吗?

  你,过分了。冯娟低下头说,而后继续整理账单。

  就这一次,冯姐,用手帮我一次,我绝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秦笑压低声音
说。

  冯娟皱眉,低头不语,面上无喜无忧。秦笑见她不说话,就说,冯姐,你再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说罢,拉起冯娟的手,摸向自己引以为傲的男人雄风。